阿寶0.0

听见你的声音【Free!】【CP:真遥】

流水纸。0:

*意外获得几日假期。来一个罗里吧嗦的流水账甜梗。说白了就是七濑遥憋半天,最后终于告白的简单故事【。


*祝大家圣诞快乐!><


 


 


清早的时候,遥从水池里探出半个脑袋,眼眸并无焦点地环顾了一下浴室。水温略略高于体温,尽管是冬日却并不算冷。像是在水里做了一场梦般的,遥似乎有些困倦,意识却是清醒得很。


眼前朦朦胧胧的。遥的思绪有些飘渺。想起那日凛给自己发了邮件,这家伙,说着什么别老是闷在水里,该出门看看走走,更应该多陪陪那人。真不知道这小子站在什么立场上说了这句话,明明自己都不怎么和他说真琴的事情,凛自己还不是老不回家,有这点时间操心自己,还不如快点回应那位跨国恋总裁的告白。


水是活物。自己能够融于水却与水不相容。他曾无数次想起自己吃过的一种点心,奶奶说那是琼脂,也就是现在人常说的“水信玄饼”。落于水,却不溶于水。出于水,却不同于水。可人们看着她的外表,总以为她不经意间便会消逝在水中,但她分明是不会离开的。那种点心,虽然美丽,但一定非常孤单。是需要怎样的温柔,才能将她的美和她的好展现出来呢。


但是,遇到那样的人,又该怎样让他安心呢。


当年,奶奶每次给自己吃这个点心,都会说一句话,只是,随着年龄增长,那句话,竟怎样都记不分明了。


这时门口传来那人熟悉的声音,一如既往的温和,就像真正的阳光一样。遥听闻,挥开了自己奇怪的念想,然并没有起身,反而撒娇般的,将身子缩入了水中,透过水面,他毫不意外地看见那人微微弯下身来,熟悉的脸逐渐放大,在清透的眼眸里映出一个温婉的笑容。


“小遥。”那人伸出手。


“真琴,不要加小字。”这样说着,遥的语气里却听不到半点生气,似乎只是在平舒一件平凡的事情,却竟在声音里,增添了一份少见的温柔。


真琴一边答着“好好好”,一边拉着遥脱离温水,习惯性地拿过淡蓝色的大毛巾把遥的身子裹住,又轻轻拍了拍遥的头。取下吹风机,真琴一下一下地抚摸遥的黑发,口中说着:“遥的头发真漂亮,不吹干会感冒啊……”


“行了真琴。”遥转身摸了摸真琴的脸,“明明你自己一路跑过来,外面风很大吧?”


真琴听闻,似乎没料到对方会一口气说那么多字,表情微微一愣,似乎在数遥说的字数般的,又是呆呆地把遥的头发吹了半晌,才回了句:“还好还好。”


“啧。”遥抢过吹风机,按了关机键,“你先去客厅暖炉边坐着吧,我打扫一下就来。看你脸都冻得白了。”遥自顾自地说着,竟没有发现真琴温和的下垂眼中,忽而闪过的那一丝狡黠。


“是啊遥,”他说,“真的挺冷的,所以……”真琴反身抱住遥,拨开他额前的碎发,留下一个轻吻,“遥来温暖我吧。”


即便是早已确定了对方的心意,即便面瘫冷静如遥,他还是不由自主地红了脸。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回事,来了东京之后越来越能说。遥的脑海里闪过“调戏”一词,却潜意识地不肯承认,脸部的温度却又上升了一分。


真琴捧着遥的脸:“哎呀,遥的脸怎么那么热啊?真暖和。”语气虽然非常平和,却完全渗透着恶作剧的意味。遥有些恼了,推了推真琴,见不奏效,便只好周旋着脱身,自顾自地跑去了客厅。


“遥你把衣服穿好,别穿着泳裤裹着毛巾到处跑啊。”


 


今天是周末。也恰逢都空闲着,两人便想着来一次真正意义上的DATE。开学以来虽然说不上忙碌,只是双方的假期一直错开,想见面只能在放学之后,或是一方有空便去另一方的学校陪着上课,但两人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便,“距离不是问题”,这样想着似乎能够减轻对对方无法分割的爱意,即使每次在车站都拉着对方的手说上还一会儿才分别。这次好不容易有个共同的周末,真琴和遥都没有开口,但是互相之间却已经达成了共识和默契,便决定于今日好好地去外面逛逛。


毫无悬念地被真琴包成一团才出了门,遥尽管依旧腹诽,却明白真琴的心意,便没再反对,只是接下了围巾,帮真琴戴上,说:“我穿这些就够了,你怕冷。”


从小生活的岩鸢自是不能和繁华的东京相比,再加上佳节将至,不少人都开始置办过节的用品。大街上熙熙攘攘的满是行人,虽然一如既往地行色匆匆,脸上已经挂有难掩的笑意。如果说是恰逢圣诞新年,那必定是更多的人,而此时此刻,还只如平常,休憩一下逛个街来一次约会再合适不过。


“想要去哪里呢遥?”


“我不介意。”


“如果是这样,先去看个电影怎样?”


电影院似乎永远是约会最佳的场所,放眼望去满满的全是情侣。真琴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,安慰似的说:“遥想看什么?排队应该很快的。”


遥心里知道真琴是怕自己着急。无论何时,即便已经成了恋人,他却总还是对自己小心翼翼。遥有些难过,便拉了拉真琴的衣角,指了指一旁的电影海报。


那是最近上映的科幻片。讲述的是一个父亲为了拯救饱受污染侵害的女儿和地球人,踏上星际穿越征途的故事。电影的好评率很高,真琴和遥都多多少少有听过同学谈及。真琴笑了笑,点点头。


虽说之前已经在网上有预定了电影券,但是令人崩溃的是双休日打印票机居然坏了。便不得不重新排队选座位,如果人多的话,甚至还得等下一场电影,那一晃三小时就没了。遥侧过头张望了一下前方的队伍,微微歪着的脑袋、斜落的刘海和穿得很多而显得圆滚滚的身子,偏偏在那一刹那戳中了真琴的萌点。真琴不由自主地伸手摸了摸遥的头,说:“遥去买饮料,然后去那边坐一会儿。我来排着就行。”


又来了。遥这样想着。每次都是这样怕自己冷怕自己累,而什么都想他来承担。遥转过身子,忽然拉着真琴的手,似乎想说什么,却终究只是动了动唇,什么也没能说出来。


“你想喝什么?”遥只得说。


“天气冷,遥喜欢热咖啡或者奶茶吗?”


遥微微叹气:“我在问你喜欢喝什么?”


真琴听闻愣了一下,随后便笑了:“那就咖啡吧。”


甜品站门前也都挤满了人。遥的手插在衣兜里,想了想,转身向自动售卖机走去。


曾经有女生对自己说,七濑君,你的朋友好帅,身高和自动售卖机一样。遥当时听闻后非常想笑,心中全是吐槽,但是表面上只是点了点头,那女生似乎还想问什么,但是看着自己冷冰冰的样子只得转身走了。


真琴,真的很受欢迎啊。


遥弯腰取出落下的两罐咖啡,站在自动售卖机前,心里竟然在那一刹那,有了些许的不安与动摇。那心情,如同向来坚固的城墙,被钻入石缝中生长蔓延的野草松动了般的,明明还很坚固,却害怕自己坍倒。


想到这些,抱着两罐饮料的遥忽的转头望向还在排队的真琴,不料真琴竟也在那一刻望向自己,四目交汇,遥不由自主地红了脸,扭了头看向一边的广告牌。


遥把咖啡往真琴的手里一推,低着头,却不听对方回答,悄悄偷看真琴的脸,却见真琴笑意盈盈地望着自己,遥心下想着糟糕,这笑得又是捉弄又是暖意,心墙上的小草,又悄悄地冒了出来。


“真琴,”遥抓住真琴的手,“我……”


“啊啊啊你真是的……。”前面传来一个女孩子撒娇的声音。两人抬头,看见那女孩快乐地摇动着男友的手臂,脸上的幸福满满的快要溢出来。转头看看,大都是这样的恋人。


等等。遥突然觉得心跳快得飞起来,这一刻才知道所谓的小鹿乱撞是什么意思。看了看身边的真琴。所以,这就是真正的约会吗?


因为从小在一起,从出生到如今,相握的手就没有分开过。所以几乎是形影不离的两人,向来被公认为双生一样的存在,但也正因为如此,是相爱的契机,也是相爱的疏离。不是他就不行。这样的心思,不只是真琴,遥也一直那么认为。只是。


只是他的无口,让他无法开口。


所以,一直以来都在一起,也就缺少了“约会”的概念。直到如今分开住,才意识到在一起的幸福。


遥张了张嘴,似乎想要对真琴说什么,却听见真琴带着笑意的声音:“到我们了哦。”


电影讲述的是一个为了拯救地球上的子女而踏上星际征途的父亲,最后经历了重重磨难,在女儿临终前,重返家园。票房和评价都很高的作品,来看的都是年轻情侣,女孩子搂着男孩的手臂,用同一根吸管喝着饮料,感人处时不时发出轻声的抽泣。然而,真琴和遥两个大男孩,竟没觉得有什么突兀,反正,关了灯,谁还管得了谁呢。


借着被黑暗吞噬的契机,遥悄悄转头看向真琴的侧脸。不知何时,那个躲在自己身后,害怕鬼怪的孩子,已经变成能够保护重要之人的男子汉,虽然面部线条柔和,但双眸里,流露出的除了温柔,还有一丝刚毅。


“遥?”


“啊……”被发现了。遥低下头。


“来,张开嘴。”


“什么……”爆米花落入自己的口中,黄油和糖的香气瞬间溢满了口腔。


遥并不是很喜欢爆米花,或者是他不喜欢零食更加确切,爆米花微微有些焦苦的味道让他感到不适,然而真琴的这一举动,却让他觉得,爆米花其实也不错。


他忽然又想起了水信玄饼。清幽却真实的味道,可以让人久久回味,他舔了舔唇,那颗爆米花的味道竟已经消失了。


遥有些呆愣地看着屏幕,耳边隆隆地传来电影中外星巨浪的怒吼,只是他没有发现,身边的那人,也是看着自己的侧脸愣了神。


“真琴。”电影散场后,遥忽然拉住真琴的衣角。


“嗯?”


“那个……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那个……如果科学只有90%的忠实度,你的忠实度是多少?”明明想说的,并不是这电影里的剧情,明明是想说自己的心情的,却问出了这样的句子。真琴一定不想回答那么无趣的问题吧,遥习惯性地扭过头,不再多言。


“80%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我的忠实度只有80%哦。”真琴笑着回答。


“什么……”


“但是遥不必担心。”真琴近身,摸了摸遥的脸,“我这80%的忠诚,全部献给了遥。也就是说,”他忽然亲吻了一下遥的额头,“我对遥是一心一意的。”


“喂……”遥慌乱起来,“这是在外面,还有……”明明自己是想告诉他的,想告诉他自己的心情,反而却被他告白了。


“走吧遥。”他揽了揽自己的肩膀,“我们去走走。”


东京的街道相当繁华,一到假日更是摩肩接踵。遥心里想着要对真琴说的话,竟不知不觉放慢了脚步,而当他抬起头时,自己已经湮没在陌生的人海里。


“真琴……?”环顾四周,路人行色匆匆,并没有人为一个和男伴走失的少年驻足。


遥向来镇定的脸色有些慌乱起来,白皙的脸微微发红,向前走也不是,向后退也不是。来来往往的人擦过遥的肩膀,让遥无所适从。


果然……自己离了他是不行的。明明自己才是如此需要他的人,却总让他露出那种不安的表情,让他为自己小心翼翼地付出。想要说出来,想要把喜欢他,那么喜欢他的心情说出来。遥缩了缩脖子,却在那一刹那,手被另一双温暖的手握住。


“遥。”


“啊……”遥似乎还没从刚刚的孤单与害怕中回过神来,身体还在颤抖。


“遥,很冷嘛?”


“真琴……”


“怎么了遥?……诶诶遥!?”面对忽然抱住自己的遥,真琴不知所措起来。


“真琴,你听我说。”遥抬头,拉着真琴走到路边。


“遥?……”


“嘘。不要露出这样的神情。”遥的脑海里,忽然浮现出奶奶端着水信玄饼的模样,记忆复苏开去,绽放出深远的花朵,奶奶动着唇,轻声说:如果你爱他,你会记得他,你会用你最好的一切,给予他。


“真琴,”遥说,“我喜欢你,所以,请不要对自己不自信,我不会离开你了,永远不会。”


“……遥?遥!”


“诶诶真琴别抱那么紧。”


“遥,我很高兴。”真琴摸了摸遥的脸,“非常高兴。”


 


——喂。我没有说话,那么多人你是怎么找到我的?


——因为,与千万人之中,我只听见了你的声音。


 


 

评论

热度(58)

  1. Anita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Lz.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呛司酱酱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qzshyyzyz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Favorite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Azariaヽ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xixi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冇牙仔?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9. 阿寶0.0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10. 卅泩子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